chufeng 发表于 2008-1-20 14:08:47

随州义工 街头巷尾播撒爱心

 
  荆楚网消息 (楚天金报副刊)记者徐玲玲 特约记者方草

  如今的随州城区街头,增添一道新的风景———随州义工。他们戴着小红帽,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的发放宣传资料,有的修理电器,有的搀扶老人过街的……他们带着一股社会新风,涌进人们心中。从去年2月至今,随州义工的在册人数达300多人,参与各类活动累计近万人次。随州义工正在成为随州精神文明建设中的一个新事物。

  义工服务队走上街头

  “师傅,您知道艾滋病的传播途径吗?”“不知道。”“我来告诉您,艾滋病主要传播途径有3种,第一是性传播,第二是血液传播,第三是母婴传播”。去年的12月1日,第20个“世界艾滋病防治日”,随州50多名义工走上街头,向过往市民宣传艾滋病防治知识。义工的举动感染了随州职业技术学院几位逛街的学生,他们也加入到义工的队伍中去,向过往市民发放宣传资料。

  这是随州义工服务队自去年2月15日成立以来,组织的第182次活动。随州市特种设备检验所总工程师、义工发起人方克魁介绍,成立义工服务队的初衷是让更多有爱心有能力的人加入到为民服务的队伍中,让更多有困难的人得到关爱。

  以前,随州市一些志愿者的爱心活动多是自发的,有的在马路上维护交通秩序,有的摆摊设点免费为市民维修家电,有的为他人提供法律援助。活动开展得不少,效果却不是很理想。为何?一是有些市民对此不理解,二是一些市民真正需要帮助时,却找不到志愿者。今年初,方克魁与志愿者们商量,成立一个义工服务队,有组织地开展活动。他的想法很快得到大家的认可。随后,随州义工服务队制订了服务宗旨和规则。根据志愿者每人的特长和时间,服务队统一计划安排帮扶时间、地点、对象。

  做好事比打麻将“有劲”


  义工的行为得到随州市民的认可,一些市民说,看着义工们做活动,让我有一种热血沸腾的感觉。

  2007年4月1日上午,随州义工收到首笔个人捐款1200元。这位市民是看了义工的善举后,以捐款表示敬佩之心,觉得应该伸出关爱之手,帮助别人。当义工组织建议他留下联系方式或者电话时,他婉言谢绝,说这是应该做的,并再三叮嘱不要拍照。义工们尊重他的选择,并将首笔善款捐助给农广校的贫困学生。

  此后的每个周末,义工都要开展活动。几个月来,他们五进随州特殊教育学校和聋哑儿童手牵手,多次救助失学儿童,走上街头宣传环保。

  32岁的张晔在没有加入义工前,大部分闲暇时间都消磨在玩麻将中。那时的她,感觉生活过得很没意思。当她得知随州有个义工服务队时,就加入了“组织”。从此,义工队伍中,活跃着张晔的身影。张告诉记者,现在麻将也不打了,头疼也好了,做起好事来感觉很有力气。

  义工渴望有个“娘家”

  义工在为别人做善事的同时,也有一些顾虑。方克魁代表300多位义工倾诉了他们的困惑:目前,随州义工虽然在开展活动,但其还没有成为一个民间社团。开展活动时也会被人怀疑,认为是个“非法”的组织。去年11月29日,他们决定到民政局注册,并为此准备了章程。但到民政局后,得到的回答是“不行”。因为根据现行法规,没有主管机关,就不可能注册,并应停止活动。一位义工对此不理解,致电省民政厅,得到的是同样的答复。

  因为没有正式注册,义工们做善事时,感觉有些“理不直气不壮”。虽然弄明白了不能注册的原因,但是我国现行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哪一部门就是业务主管单位,方克魁他们又不知道该找谁当“娘家”。

  随州市民政局民间组织管理科一负责人说,随州义工组织无法注册,她也很着急。法律规定民间社团注册一定要有主管机关,但也不是随便一个单位就可以做主管机关,必须在业务上与其相关,而义工组织的活动没一个部门是完全能够涵盖的。如何解决这个难题,该负责人打算近日向省民政厅做一个专题汇报。

  据有关人士介绍,目前我国已有深圳、商丘、广安、九江等地注册成立了义工联合会组织。有的地方挂靠的是团委、有的挂靠的是妇联,有两家义工联合会组织挂靠的是报社和网络。

  虽然目前遭遇无“娘家”的瓶颈,但随州义工们仍热情高涨。他们认为,不能因为没有挂靠单位就阻碍他们做善事的行动。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发表于 1970-1-1 08:00:00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随州义工 街头巷尾播撒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