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论坛

查看:4985 回复:0 发表于 2007-6-23 22:18
chufeng
注册时间
2006-6-24
最后登录
2008-7-23
在线时间
1040 小时
阅读权限
100
积分
8125
帖子
8931
精华
49
UID
1979

优秀版主勋章 俊杰才子勋章 灌水天才勋章

打印    举报
跳转到指定楼层

追逐暴利 疯狂采挖催生天价兰花 [复制链接]

  经过兰农采挖 兰贩组培及炒兰人的市场运作 一株兰花售价可达几十万元甚至上千万元 记者调查———

  1100万!一株毫不起眼的野生兰草,几经兰贩转手倒卖,再由市场跟风恶炒,当它发出新苗、结出花朵,出现在北京、上海、首尔、东京,进入一掷千金的收藏人手中时,已然成为天价。



  “20年间,中国特有的野生兰花资源接连遭遇4次大规模破坏!”中科院专家提供的一项最新调查显示,截止到今日,仍在持续的第4次兰花采挖狂潮,极有可能将我国野生兰花体系彻底毁灭!然而,相关法律的缺失,却让一切保护努力至今无能为力。

  记者亲赴兰花原产地调查,探访和还原珍稀野生兰草被滥采乱挖、筛选入市、流失海外,直到被暴炒为天价兰花的“成名”之路。

  挖兰

  “蕙兰之乡”挖兰忙 桐柏山难觅好兰草

  叶展如弯刀,“中透”镶“银丝”。6月8日,桐柏山区“资深”兰农邹东(化名)捧着这盆姿态轻盈的兰草,由衷地赞叹:“好草”。

  “你看它的身高,比一般‘矮草’挺拔。叶形很舒展,不像秦岭的‘高草’那样粗犷。特别是它的叶子,中间透明,两边对称,‘叶帽’色泽沉着,纹路如同电脑刺绣一般清晰。”讲解完这棵兰草的妙处,邹东随即又摇头,“这样漂亮的草,如今桐柏山已经很难找到了!”

  桐柏山区盛产“国兰”7大品种之一的蕙兰,号称中国“蕙兰之乡”。兰花对于生长环境的选择十分挑剔,高温不可超30摄氏度,低温不能低于10摄氏度,而且必须昼夜温差大。地处河南和湖北两省交界的桐柏山的自然条件,完全符合兰花生长的特殊要求。

  40岁出头的邹东来自湖北随州万和镇吉祥村,是第一批踏足桐柏山挖兰的兰农。但是现在他已经不上山采兰了,而是改为在自家兰园“组培”。“收来一株好苗,来年发个十几株,价格就成倍翻番。”除了经济利益的考虑,还有一个重要因素是,“桐柏山已经很难寻到好兰草了,几乎被挖干净了。”

  兰农靠山“吃”兰花 挖走名兰换名车

  兰草的花季只有一个月。今年四五月份开花季节,进桐柏山挖兰的人数估计“不下2万人”,而万和镇不过6万人口。如今,邹东用“万里挑一”来形容在桐柏山找到一株好兰草的艰难。

  根据中科院中国植物学会兰花分会理事长罗毅波的调查,从2005年至今年,我国秦岭、大别山、桐柏山地区的兰花资源,遭受了一次罕见的大规模滥挖和破坏。“凡是兰花可能出现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没有被挖兰人放过。”罗毅波说。

  挖兰人邹东的切身体会更直接。“当年漫山遍野全是兰草。兰草好挖极了。”十几年前,韩国和日本兰商按图索骥,找到这个大山深处还未被开发的兰花宝地,带动了第一拨采挖高潮。“1998年的时候,连根带泥的一蔸野生兰草,2元钱就卖给了韩国人。好的也不过几百元钱。结果都卖疯了。”

  他指着周边的大山说:“过去一天能采个几十蔸没问题,现在走进深山一个星期也找不了一蔸好的。”退而求其次,有人甚至对残留的没有多大经济价值的“渣子”和“普草”也不留活口,掘地三尺寄希望于“捡漏”。

  与兰花产地的颓势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依靠采贩兰花的一批农民已经先富一步。桐柏山区国道两旁,随处可见簇新的小楼,据介绍,这些都是贩兰人的住宅。邹东带记者参观停在院门前一辆还没有上牌的越野车,“刚从北京提的新车。17万一辆,我一下子就买了3辆。”

  天价兰花的诞生过程

  ①采兰人从大别山区等兰区挖出野生兰花,以平均每株1.5元的价格卖给贩兰人
  ②贩兰人经过对收购来的兰花进行筛选、组培, 一苗变多苗,然后出售给浙江、四川和韩国的兰商。经过层层过手,兰花价格水涨船高,从原产地到达大的兰花交易市场时,一般从最初收购来的千元左右,上升到数万直到十几万元不等



  ③一般商品最高利润不过30%,但是兰花市场没有这个游戏规则。一个好品种,市场都在追捧,价格一路高升。经过炒兰人的市场运作,于是出现1100万元这样的天价。而当品种被繁育开来,价格就会跌,人们再去寻找新的品种。

  贩兰

  养兰大户为防盗 兰园安上警报器

  徐明才是去年刚成立的随州市兰花协会的秘书长。6月8日记者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和几个身为兰花协会理事的大户一起在酒店聚餐。这种聚会是定期的,推杯换盏之间,国内外的兰花交易行情,在兰贩之间得到了充分的交流。

  徐明才家的后院,200多盆兰草一字排开。根据市场行情,总价在百万元以上。

  “收来的时候,有的3000多元,有的花了1万多。价格没有什么固定的标尺,关键是要有好的品种。”徐明才指着一盆只有两根叶子不过5厘米的兰草介绍,“这一棵我收的时候,花了2万元,现在可以卖3万。”

  因为有财力,也有眼力,还有多年建立起的遍布海内外的销售渠道,挖兰人都愿意把挖到的好品种第一时间跟大户交易,争取卖个好价钱。

  徐明才也坦言:附近的好兰草已经很难再大规模发现了。“我们现在主要是培育新品种。”

  兰花价值高,盗兰之风在产地很盛。万和的兰花大户无一例外都为兰园焊上了钢筋铁笼,再豢养烈犬严加看护。

  徐明才的兰园铁笼四角,悬挂着4个警报器。他低声说:“顶棚上还安着两个隐蔽的,一共6个。”家里没人时,他会打开警报器。只要有人接近兰园,警报器大作,同时他的手机立马会收到呼叫信号。

  千挑万筛“选秀” 一朝入市价猛增

  小小山草,为何人们趋之若鹜?罗毅波介绍,兰花在唐朝就有明确培育记载,历代文人骚客的追捧,形成了独具特色的兰文化,收藏名兰进而演变为身份与地位的象征。

  “兰花少说也有上千个品种。好品种犹如古董,一品难求。如果世面上有稀有品种出现,有些人不惜一切代价也要买到。这些都造成了社会上对于珍稀兰花品种的强烈需求。”罗毅波说。

  兰花新品种的发现,建立在千筛万选的基础上。过去发现的比例大概是100:1,而现在则是1000:1、10000:1。

  大户把筛选出的好品种进行组培,一苗变多苗,然后出售给浙江、四川和韩国的兰商。经过层层过手,兰花价格水涨船高,从原产地到达大的兰花交易市场时,一般从最初收购来的千元左右,上升到数万直到十几万元不等。

  当地流传的一个“段子”是,一个四川客户在随州大户手里花6万元淘到一盆“中透”(兰叶中间透明),还没在手里捂热,又被另一个客商相中,以48万元再度转手。

  炒兰

  绿色股票众人炒

  天价兰花应运生

  李廷(化名)是在随州城经营家具的商人。看到兰花价格一路走高,他动了心,打算把一部分资金投入到兰花市场。“我现在刚入门。准备拿出30万,连续3年投入兰花市场。”

  这次通过徐明才的介绍,李廷在另一个兰贩家中购买了一株4厘米的“中透高”蕙兰,在饭桌上把1200元交给了对方。他痴迷地欣赏着刚买的兰草,“这可是绿色股票啊。”他相信,只要这棵兰草未来每多繁育出一苗,自己就能稳赚一倍。
  “这就跟炒股票一个道理,一个好品种,市场都在追捧,价格一路高升,而当品种被繁育开来,价格就会跌,人们再去寻找新的品种。一般商品最高利润不过30%,但是兰花没有这个游戏规则。我买的时候花了20元,只要有人要,可以喊到200万的价格去卖。”



  据介绍,去年底的贵州兰博会上,一苗极品“天逸荷”的成交价达到了1100万元。

  一夜暴富的神话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投身这一行业。数据显示,仅随州市就有4000人从事兰花产业,年交易额达4000万美元。在上海、北京等大城市,都有一批一掷千金的兰花投资者和收藏者。据李廷估计,目前国内像他这样以投资为目的的兰花爱好者数以百万计。

  韩国兰商聚随州

  流失海外多名兰

  记者调查发现,还有很大一部分珍稀兰花品种被海外兰商就地收购,倒腾到了国际市场。其中,韩国兰商是桐柏山地区公认的最大买家。

  在随州著名的隆泰兰花市场,不足100米的街道聚集了很多韩国人开的商铺。韩国全州的金先生经营一家名为“琼仙香苑”的兰铺。6月8日,金先生用带随州方言的汉语告诉记者,他来随州经营兰草10年。仅这条街上,就有20多个韩国人常年经营采购兰花。散落在桐柏山兰区的韩国人则无法统计。

  “我们从随州采购的兰草,主要是卖回韩国,还有日本和中国台湾。”金先生同时还强调,“我们不光从随州把兰草运回韩国,还把韩国的品种运到中国。”

  但是李廷说,从随州运回韩国的兰花,远远多于从韩国运来的兰花。“至少我们这里没见过韩国的兰草。十几年来,韩国人从随州运走的兰草不计其数,我估计可以把韩国国土覆盖一遍了。”

  随州兰花协会人士介绍:一些韩国兰商专门把中国独有的品种拿回国搞克隆,再繁殖出口。“还有的把从随州挖走的兰花,冒充是他们自己栽培的卖到了东南亚。”

  罗毅波调查,近年来有相当数量的珍贵兰花品种流失海外,有些在中国已经绝种。
00

回复楼主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发表新贴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