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州论坛

查看:17602 回复:0 发表于 2008-7-7 20:15
zlt
注册时间
2006-2-26
最后登录
2008-10-12
在线时间
19 小时
阅读权限
30
积分
230
帖子
71
精华
0
UID
395
打印    举报
跳转到指定楼层

纪念抗战:新四军五师在曾都抗战实录 [复制链接]

新四军五师在曾都区(随县)抗战实录

        曾都区(随县)位于鄂北,地跨东径112º43´-- 113º46´,北纬31º19´--32º25´。东与应山和河南省信阳县为邻,西接宜城、枣阳县,南与安陆、京山、钟祥县接壤,北与河南省桐柏县交界。东西最大横距105公里,南北最大纵距130公里,总面积6989平方公里。因其北有桐柏山绵延鄂豫两省,南有大洪山镇扼荆襄,其间随枣通道迂盘蜿蜒,地势险要,素有“荆豫要冲”、“汉襄咽喉”、“鄂北重镇”之称。攻可威胁武汉地区,守可屏障川陕通道,为兵家必争之要地。如果落入日军之手,中国抗战大后方将失去屏障,中国东、西部抗日力量的联系纽带便被截断,日军可以顺利打通平汉路,后果十分严重。(2:《抗日战争的正面战场(中)》)
        1939年2月,李先念奉命率新四军独立大队及随行干部160余人,从河南前往随县长岗店,与鄂中党组织负责人陶铸、杨学诚等会唔后。10月4日,李先念率部开进随南洛阳店、柳林店、古城畈一带,司令部进驻九口堰(孙家大湾)。中共鄂豫边党委成立,由朱理治(书记),陈少敏(副书记)、李先念、陶铸、刘子厚等11人组成。李先念任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司令员。1941年2月18日,根据中共中央军委的命令,鄂豫挺进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五师,李先念任师长兼政委。4月5日,李先念率全军将士于随南北兆山通电就职,并在九口堰举行了隆重的建军典礼,号召根据地军区把民族解放事业进行到底。
        一、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和抗日统一战线
        随南局势稳定后,边区党委和五师首长便部署了根据地的抗日民主政权建设,并广泛宣传动员、建立全民族的抗日统一战线。中共鄂豫边党委和新四军五师自成立之日起,一直注重团结各方面的力量,为抗日民主政权建设和抗日统一战线的建立作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
        首先是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在纵队民运工作队的主持下,在洛阳店怡和楼公开随南军政各界代表会议,建立了随南军政联合办事处,郭北鹏被选为主任。办事处以下建立6个乡政权。1941年5月,通过随南县第一次各界代表会议选举,正式成立随南县抗日民主政府,张时超任县长,同时建立4个区及27个乡民主政权。 各级抗日民主政府均按“三三制”(共产党、 进步分子和中间分子各占三分之一)原则,由18 岁以上的男女公民选举产生。随南地区党的地方组织开始由京(山)安(陆)县委代管。1941年1月边区党委派彭仲远到随南主持党的工作, 建立随南工委,彭仲远任书记。5月, 中共随南县委成立,仍由彭仲远任书记,各区、乡也分别建立了区委或支部。在民主建政和完善党的组织建设的同时,根据地内部还建立了各界层抗日救国的群众团体。从1940年6 月至1942年7月期间,随南白兆山抗日根据地的面积达到2000 多平方公里,辖区人口16万,成为华中新四军在鄂豫边区最早建立的一块比较完整的后方基地。
        其次是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建立抗日统一战线。1939年3月底,李范一先生率领“抗敌工作委员会慰问团”携带慰问信、物品等,赴随县、钟祥、京山、安陆、应城等县,慰问国民党友军和新四军、抗日游击队伤病员。又于1939年11月底,组织成立了以山木村芳子、大竹义雄等为首的“日本人民反战同盟”和“朝鲜人民抗日义勇军”计十余人组成 “抗日反战宣传队”,先随国民党第八十四军到战地宣传,搜集抗日战利品及军民抗日事迹;后又随国民党四十五军某团到厉山开展抗日反战宣传,在厉山镇列山小学创办日语训练班,将抗敌工作委员会游击总指挥部所辖我党领导的第二抗日游击支队所击毙日军工兵少佐佐佐木荣一和几十名日军所获的战刀、武器、战马军用物资集中在列山小学举办“抗日胜利品展览会”。 1984年6月版《随州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12-113页
         对原随县国民政府军的上层人士,国民党一二五师、一二七师、戴焕章的部队,则实行统战,合作抗日。对国民党军队,我们坚持 “团结友军,争取中间,打击顽固派”。1940年12月下旬,随南军政联合办事处,组织随南“人民慰问团”,唐亥同志代表鄂豫边区抗日游击挺进纵队及全体官兵,张卓安同志代表随南军政联合办事处及随南全体人民,纵队的文工团,带着十多担猪肉、烧酒、罐头、毛巾、肥皂、牙膏等慰问品,一行一百二十余人,赴贯庄、均川一带的川军一二五、一二七师驻地进行慰问。
        对日伪军和日占区群众也展开了强力有效的宣传攻势。1942年4月,新四军第五师政治部于随南九口堰发市《四个武装宣传队的工作》政治工作第十四号通讯:指出随南根据地内之抗大十分校、特务团、三十七团、师政直属队四个单位,即于应山、随县、安陆、京山四个县内在同一的时间内,向24个敌据点展开宣传工作。每个武装宣传队约30人。被宣传的24个据点,计有敌军5000余人、伪军1000余人及敌控制人民约十余万人。发出宣传品近两万分。还开了两个地方的群众大会。召集士绅会议二次。请士绅及伪方人员一次客。访问十几个村落百余人,访问八个绅士,六家伪方家属。接近敌据点的四个集镇,张贴标语宣传品。1984年6月版《随州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45-146页
        在我五师的白兆山医院,除了收治边区抗日军民的伤病员外,还收治了大批的友军和敌俘的伤员。1940年5月,收治国民党125师731团53名伤员,以后又收治国民党94军牟廷芳部在徐店、田店同日军作战负伤的330名伤员,为增进与友军的团结,加强统战工作,瓦解敌军,扩大我党我军的政治影响起到很大作用。【《烽火白兆山》1984年11月版第208-209页  戢祥成《白兆山医院》】
        二、配合正面战场、同国民政府军携手抗战
        1939年5月上旬,日寇开始大规模“扫荡”,鄂中局势十分紧张。石旒灵惶恐不安,慌忙在长岗店召开县长联席会议,特邀陶铸、孙耀华、许子威参加,帮助解脱困境。我党发动和领导抗日游击队,积极投入反“扫荡”战斗。应(山)随(县)抗日游击支队配合国民党军84军于随县之望城岗、塔儿湾、磙山一带阻击敌军,毙敌工兵少佐佐木荣一等50余人,缴获部分战马、武器及军用物资。迫使敌军西侵计划落空,退守原据点。(胡立志:《随史钩沉》《鄂豫边区抗敌工作委员会及历史作用》第388页)
        在1940年5月的第二次随枣会战中,豫鄂挺进纵队配合正面战场作战,先后在随县、孝感、安陆、应山、应城、京山等地袭击敌伪据点20余处,并在群众的配合下,毁坏小河溪至夏店,花园至东阳岗,花园至应山,安陆城至巡店等公路100余里,割电线10000余斤。
        1940年5月10日,新四军挺进纵队第八团队,由团长王海山、政委周志刚带领,在应山县委书记钱鸽卿带领的游击大队配合下,夜袭马坪镇,毙敌10余名,活捉汉奸3名。5月3日,豫鄂挺进纵队第3团队在随县高城东南,袭击日军1个中队,激战两小时,日军不支,溃退到随县磙山,3团队即收复了凉水沟,此役歼敌10余人。次日晨,日军又纠集一个联队及另一个中队,高放气球指挥炮兵,向3团队和应信总队进行报复性袭击,双方激战于磙山、茶庵、擂鼓墩等地,我军英勇奋战,将敌击溃。接着,日军企图从蒋家岗进攻我驻凉水沟的三团,三团指战员抢占东北横山高地,连续击退日军几次进攻,歼敌40余人,迫使日军退回磙山。5月,国民党江防军九十四军一部自长江沿岸深入我基本区,然后推进到宋应公路的罗店、贾店一带袭扰日军,以牵制其西进。我党发动人民群众对其进行慰问,并组织担架队救护伤员,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的后方医院在医务人员和医药用品十分紧缺的情况下,收容该军300多名伤病员,经治疗痊愈后,护送归队。(《鄂中抗日民主根据地史稿》第101-102页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
        在一个多月里,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动员一万余人与友军并肩抗击日军进犯襄樊之役、解救125师被困之役、会合路西部队与日作战,近复配合友军沿大洪山、桐柏山之南北麓而出击襄樊、信南及汉宜等处,昼夜奔驰战斗,粉碎了西线敌军的侵略计划。【 1984年6月版《随州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19页】
        连续的第三个悲壮的五月。1941年5月底,驻信阳日军第四师团重新调集2.5万兵力,浩浩荡荡欲第三次驰援南阳。驻守在这里的中国军队第五战区第二集团军第55军、69军将士,在他们必经之路——南起草店镇宋家院子、北至小林镇七里冲足足七里的乡道边,提前挖掘出半人深的战壕,筑起了一道防御工事。迎接来犯之敌。
    当地88岁的沈桌相老人,虽没能到前线持枪痛击敌人,却参与抢救伤员,见证了那场残酷而壮烈的战斗。他回忆说:日军开战失利,紧急加派13架飞机、一个8000余人的坦克旅、一个近7000人的炮兵联队和一支9000人的骑兵旅团,向我军发动更为猛烈、更为残酷的进攻。低空投掷的炸弹和轰隆飞窜的流弹,在身边、在头顶高密度的爆炸,卷起遮天蔽日的黄沙,甚至掩埋了战壕里的勇士们。战场上一时血流成河、尸横遍地。抗战的勇士们,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许多村民也自觉拿起武器,向敌人狠狠地射击。伏守在童子山的一个团,弹尽粮绝后,与敌人短兵相接,展开激烈的肉搏,最终有200多人永远倒在了他们誓死守卫的地方。
        这场鏖战,整整持续了三天三夜,日军再次溃退信阳。战斗中共毙敌1600多人,日军遗尸400余具,缴获步枪1000多支、轻重机枪50余挺。我军阵亡880人,其间,急援的共产党鄂豫抗日挺进纵队,也有200余名战士英勇捐躯。《随州日报》:青山伴英灵  小林镇七里冲阻击战踏访
        在第四个五月,即1942年5月下旬,日军一个旅团再次向南阳进犯。 因为随北小林店、淮河店是信阳通往桐柏、南阳的要地。在1939年秋至1941年秋,盘据信阳日军曾多次试图突破小林防线进攻南阳,因受中国守军坚决阻击未能得逞。国民党三十军在新四军第五师和随北人民支援下,在日军必经之路挖掘反坦克沟,并在小林至祝林公路两侧山上挖筑战壕,隐蔽部队,布成口袋阵势。日军先日出动飞机多架对小林店一带狂轰滥炸,次日以炮兵、坦克、骑兵开道,步兵组成梯队推进。日军坦克在北土门和石家咀陷进深沟,遭到三十军在北土门、蔡家老湾、宋家湾后山的重火力轰击。同时,胡李坡寨中国守军主动攻击。日军在五华里长的山冲里四面挨打,为摆脱困境,三次抢夺胡李坡寨,均被击退。日军改由石家咀绕道向应山方向溃逃,又遭驻守宋家湾、蔡家老湾、桐子山的中国守军阻击,仍无法突出重围。此时,日军急调驻应山北的一个旅团增援。当其行至朱店、白庙时,受到新四军第五师十三旅猛烈阻击,无法靠拢。此役,毙伤日军1600余人,打死战马77匹,缴获战马20余匹,野炮30余门,机枪50余挺,步枪1000余支。三十军阵亡官兵800余人,新四军第五师十三旅亦有伤亡。(1988年版《随州志》第463页)
        1942年底,日军再次发动大别山战役,新四军第五师立即派出第十三旅和第一、第五军分区的地方武装,积极打击日伪。(《湖北日报》: 荆楚铸丰碑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2005年08月31日  来源:荆楚在线)
        随后在1943年五六月间的鄂西会战中,新四军第五师仅一个多月即向敌出击41次,牵制了日军二个师团的兵力。(《湖北日报》: 荆楚铸丰碑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2005年08月31日  来源:荆楚在线)
        
新四军五师在随县配合正面战场作战战例表:格式问题,此处删节。
        三、孤悬敌后  浴血奋战
        新四军五师官兵不仅在正面战场上有力的配合了抗击日伪军的作战,还独立的开展了对日伪军及其地方武装进行了有效的打击。
        1940年1月3日,四望山会议决定,我党在豫南、鄂中、鄂东领导的抗日武装统编为新四军豫鄂挺进队,下设司、政两部,统辖5个团队和3个总队及随营军校,有9000余人枪。工作重心转入敌后,依靠群众,开展游击战争,并取得显著战果。【胡立志:《随史钩沉》第399-403页《鄂豫边区两个抗日战场及其关系》】
        据纵队司令李先念1940年1月6日向蒋委员长报告称:“迄今年余,经过大小战斗104次,杀伤日军680名、伪军730名。击毙日军390名,伪军206名;击伤日军官5名、伪师长1名、伪总参谋长1名、伪营连长各1名。击毙日军官3名、伪团长1名;生俘日军5名、伪军1920余名,迫使伪军反正2350余人。击伤敌骡马100余匹,缴获大小炮28门,重机枪32挺,步马枪3364支,驳壳、手枪125支(李先念:《关于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坚持敌后游击战斗状况及战果呈蒋委员长之报告》1940.1.6)。
        据1940年7月统计,新四军豫鄂挺进纵队进入随南白兆山后,在1939年2月至1940年7月的一年多的时间内,和敌伪作战二百八十三次。杀伤敌军一千八百八十余名,敌高级军官八名;伪军一千九百八十名,伪师长一名。俘敌官兵三名,俘伪军官兵二百五十名,伪军反正者达二千六百五十人,活捉汉奸一百一十名;随县、安陆、京山、应城、云梦、应山、天门、汉川、潜江、孝感、罗山、黄冈等县大部为我收复,内仅公路旁及县城等大的市镇有敌军据守。  1984年6月版《随州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20页
        据11月统计,纵队已有“15000余人,长枪8500余支,短枪400余支,迫击炮2门,手提冲锋枪36挺,轻机枪200余挺,重机枪15挺”(《新四军鄂豫挺进纵队人马武弹统计》1940.11)
        1941年4月,新四军第五师正式建军,编为13、14、15三个正规旅,第1、2两个游击纵队及边区党委警卫团。“全师兵力计达15300余人,拥有山炮4门,重机枪17挺,轻机枪231挺,长枪9000余支,短枪500余支(《鄂豫边区人员武装报告》1941.2.12)。有20余支地方武装,“总人数3972人,枪2945支”(《新四军各师活动地区地方武装情况》1941.11.24)。军事的全面胜利,促使豫南、鄂中、襄南、襄西、鄂东等根据地连成一片,游击区达及50余县,其中有22县建立县抗日民主政府。五师组建后,很快肩负起边区反“扫荡”、反“吞食”、反“清乡”的重任,解放区战场也随之成为抗击日寇的主要战场。边区军民运用游击战,紧紧把敌军拖住不放,“钳制了日军3个半师团之兵力,使之疲于奔命”( 刘少卿:《胜利的回顾与兴奋的展望》1941.12)。
        【胡立志:《随史钩沉》第399-403页《鄂豫边区两个抗日战场及其关系》】
        1941-1942:粉碎日伪军多次围剿、扫荡
        粉碎日军两次围剿九口堰计划  1941年1月7日皖南事变发生,任质斌事先得到日军“扫荡”九口堰的情报,正准备带着司、政两部机关工作人员向方家冲转移。此时接到司令部机要科长宋世荣收到的关于十万火急的电报,需当即签发。电报主要是通报皖南事变发生,要百倍警惕顽军动向。这时正赶上日军从对门山坡冲过来了,任质斌只得率领干部和警卫部队突围。刚翻过后坡时,他的马被日军打伤,人几乎摔下来,后由副官处长李子俊带领警卫排掩护,才突围到安全地带。“因为,在这以前我们利用山地的有利条件,主动出击了日寇的重要据点新街、平坝等市镇,日寇吃了大亏,于是跑到山里来“扫荡”一通,进行报复。但是,日寇并未占到便宜,两次进攻都被我们粉碎了。”【《烽火白兆山》1984年11月版第4页《随南白兆山根据地的历史作用》 作者:任质斌  胡立志根据任质斌同志谈话的录音整理】(胡立志:《随史钩沉》)
        粉碎日军围剿白兆山 1941年 9月16日一千余日伪军从烟墩、马坪、淅河进攻白兆山,袭击五师师部。敌经过胡家河、王家河时,把抗大十分校的课桌及教室全部烧毁。我军经几日战斗,将敌人击退。十一月十一日,李先念师长仍在随南之古城畈做反扫荡、反清乡部署,并指挥分布在各地的五师主力对日作战。进行较大的战斗二十余次,先后歼敌共二千余人。【鄂豫边区革命史编辑部编、湖北人民出版社《中原敌后风云》1985年11月薛太昌《白兆山根据地的创立与新四军第五师建军》】另见:(《鄂中抗日民主根据地史稿》第238页  华中师范大学出版社)、(1984年6月版《随州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38页)
        45团圣场突围1942年4月,我们团担任钳制敌人,让机关转移的任务。当时我是六连指导员。先从贯庄店打起,转战到均川、柳林、古城。后到圣场,转移到平坝,正遇上日寇一个分队在那里抢劫,抓了不少老百姓的鸡,我们把他们赶跑捡了不少鸡。因三天没吃饭,准备煮饭好好吃一餐,日寇又调来一个中队向我们反扑。后面又有127师及曹勋部的阻击,只得硬拼突围。四十五团一千余人,突围出来的加补充的近四百人。到太阳落才突围到应城槐树店前山上。我连只剩下八人,连长负重伤,副连长、副指导员牺牲。李师长给予了批评,令我们返回打扫战场,安埋同志尸体。我们黑定就去了,用稻草裹尸、挖坑掩埋,一直到天朦朦亮才处理完。回到山上时,才感到肚里饥饿难忍(四天未吃上饭)。决定去买点米,可不少老百姓跑了,边币在敌占区又不能用,只得用一块光洋买了一袋大麦,由一名战士煮好大家充饥。这个战士把大麦碜煮好往山上挑时,正遇小雨路滑,将大麦粥泼到地上。战士跪在我面前哭着说:“指导员,你枪毙我吧!首长和同志们几天未吃上饭,做点粥又泼了!”我流着眼泪将他扶起来,招呼大家把泼在地上的粥用手捧起来吃,也顾不得泥沙了。这一次反围剿有四十余天,后经上级批准,将随南游击支队补充我们连,一百零五人,离开随县赶到大悟山。【《烽火白兆山》1984年11月版第274页  廖永福:《新四军第五师活动在随县》】
        家住当阳市河溶镇前华村一组的古稀老人高德泉,于1940年参加新四军,当时年仅14岁。后任五师警卫连指导员。
        高德泉回忆说,由于日寇和国民党中的顽固派不断对我战斗在湖北大洪山中的新四军五师进行封锁和骚扰,使五师的生活条件极其艰苦困难。李先念司令员和陈少敏副政委等五师的首长们,每天不仅要考虑如何打破敌伪的封锁,拔除日寇侵略据点,而且还得安排根据地内军民的生产和生活。
        当时缺粮情况严重,军民都要上山挖野菜、寻野果,甚至有些树皮、草根也被碾碎掺进锅里当饭吃。物质生活虽然艰苦,可是我们人人都精神愉快,对克服困难战胜日寇充满了信心。这主要是因为我们军民一致,官兵一致。李先念、陈少敏、余英等五师领导与战士们同样行军打仗,同样吃杂粮野菜。【三峡秭归线  http://www.zigui.gov.cn/article.htm1?id=398549  三峡日报讯(通讯员彭远光、孙侃)】
        新四军第五师的反“扫荡”斗争 新四军第五师成立后的两年多时间,是敌后人民抗日战争最困难的时期。日军为确保其占领区的统治,大规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和“清乡运动”。与此同时,国民党顽固派千方百计地限制、削弱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抗日力量。鄂豫边区军民团结一心,同仇敌忾,粉碎了日伪顽一次又一次的夹击阴谋。仅1942年5至12月,五师就战胜了国民党顽军12个正规师、4个保安团、11个游击纵队、5个独立游击支队的疯狂进攻,多次粉碎日伪军包括万人规模的连续“扫荡”。从1943年春开始,日伪军对鄂豫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更为频繁。为弥补兵力不足,日军将投降的国民党军改编为伪军,加强“扫荡”、“清乡”的机动力量,并成立伪湖北省清乡事务局。边区党委和五师师部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开展广泛艰苦的游击战争,连续粉碎日伪军的春季、夏季、秋季“扫荡”,表现出中华儿女不畏强暴、反抗侵略的伟大民族精神。(中共湖北省委党史研究室)
        五师主力与地方军,一面出击敌伪,牵制敌人对大别山和鄂西的进攻,一面配合民兵广泛开展游击战,粉碎敌伪军对边区的扫荡、清乡。据1942年12月下旬至1943年1月上旬的统计,五师对敌作战40余次,毙伤敌伪军300余人,击毁敌汽车18辆,攻克敌据点数处。1月下旬至3月间,又在粉碎敌人春季大扫荡中,相继攻克应山之双河、淅河,安陆之马尾塘,袭入云梦城之东关和西关、武昌之油坊岭与汉阳之黄陵矶以及黄冈北部的柳子港等敌据点。《新四军第五师抗日战争史》1986年1月版第148-149页
        1943――1945主动出击、抗击日伪
        1943年1月,日伪 “应南县办事处”及其武装一百余人枪盘踞在随县东南之三里店一带。该处主任毛楚翘勾结顽第六游击纵队三支队一大队一百五十余人枪,伪军十一师驻马坪之田中善部及伪军驻罗家河一个中队,串通第五战区“军统”情报站平林市情报组黄润生,在随南府河一带搜集我军政情报,暗杀、绑架、骚扰、抢劫、派粮派款无恶不作。鄂中地委发出“随南前委对付伪应南办事处,厂泛开展斗争”的指示,随南前委、随南独立团和各乡 “敌后武工队”,以平林市为基础,统一领导,统一行动,深入敌后,开展针锋相对的斗争。于1944年4月初全歼“应南县办事处”及其武装。1984年6月版《随州革命斗争大事记》第155页
            另据1943年统计,五师及地方部队抗击日军4个师团和1个旅团。直到抗战胜利前夕,全区有38个县抗日民主政权,活动地区达60多个县,有2000余万人口;建立了拥有7个军分区的鄂豫皖湘赣军区,正规军和地方武装发展到5万余人,民兵30余万。先后抗击了15万日军、8万多伪军的进攻,对敌伪作战1262次,毙伤俘敌伪军43772名;在战斗中五师伤亡13274人,为边区抗战史写下光辉一页。【胡立志:《随史钩沉》第399-403页《鄂豫边区两个抗日战场及其关系》】
    1945年10月,据不完全统计,新四军五师在边区人民的支持下,先后抗击了15万日军和8万伪军,对敌伪的主要战斗达1034次,毙伤俘敌伪军和敌伪投诚反正的共41167名。五师在英勇作战中,伤亡13229人。这支人民子弟兵,数年来英勇奋战,成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一支中坚力量。《新四军第五师抗日战争史》1986年1月版第207页
        新四军五师在随县抗日根据地的建立、发展和壮大,有力地支援了第五战区持久游击战的坚持。新四军第五师在斗争犬牙交错艰难的条件下,始终坚持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方针,积极主动地出击日伪军,协同友军作战,减少磨擦,鼓励五战区军队开展敌后游击战争,以保持边区局势的稳定;将根据地扩大到豫、鄂、皖、湘、赣五省,使敌军困于平汉沿线据点和十几个孤立的县城。随着抗战的深入,解放区战场作用亦越来越大。新四军第五师1939年抗击了日军25%、伪军65%;1943年统计,“新四军抗击(日军)47%,国民党(军)抗击53%【《国共两党抗战成绩比较》(1943年8月23日)《解放日报》】;到1944年,“鄂省孝感、随县、礼山地区、新四军和友军各抗击(日军)50%(叶剑英:《中共抗战一般情况之介绍》1944年8月12日);新四军抗击伪军100%。【胡立志:《随史钩沉》第399-403页《鄂豫边区两个抗日战场及其关系》】
说明:本文仅就新四军五师及所属地方武装力量在随县的活动收集的资料,资料中涉及与国民政府军的摩擦情况未列入本文的讨论范围。由于手头没有,也没发现有新四军五师在随县抗击日伪军作战和在随县地区伤亡情况的完整资料,所以只能就现有的资料进行了归纳,远非五师在随县的抗战斗争和伤亡的全部。五师在随县的如中共党组织建设、根据地建设、政权建设等方面的建树已有专题论文,本文未作赘述。
00

回复楼主 游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发表新贴 回顶部